陌路人(●—●)

【晴博】【AU】枫糖,疤痕与油墨(01

  晴明家的隔壁新搬来了一个警察。

  一开始晴明没能注意到,他已经全心全意地沉浸在了小说的世界。他在杂志上连载的妖梦小说已经到了最高潮的部分,他要在编辑神乐生气之前把稿子交出去。噢,上帝,神乐生气起来实在是太可怕了,晴明绝对不想再经历一次那噩梦一般的经历。

  晴明第一次与新邻居的会面是在一个烂的好像三天没倒的泡面桶一样的下午。熬过了死期的晴明从十几个小时的爆睡中被敲门声惊醒。然后晴明被他的新邻居惊艳到了。他的新邻居穿着还没能换下来的白色衬衫,勾勒出健壮的胸肌;衬衫下摆被掖在黑色紧身牛仔裤里,天,还搭配了短靴。他长长的黑色长发被扎成马尾束在身后。晴明觉得他能用一百种不同的修辞赞美眼前的人,总之,辣透了。

  “呃,嗨。我是源博雅,你的新邻居。”眼前这个火辣的美人儿做了自我介绍。他的嗓音偏高,但是晴明依然觉得这很性感。“我刚刚搬来,家具还没处理完,之后可能会有些吵闹,方便告诉我先生你的休息时间吗?吵到你休息就不好了。”

  晴明从遐想中回了神,清了清嗓子:“别担心,尽管随意好了,为了美人儿,小小的牺牲休息时间算不了什么。”’

  话音刚落,眼前的人就染上了一层绯红。晴明在心里无声的尖叫:天,他脸红了!纯情!超可爱!

  “请别取笑我啦”博雅嘟嘟囔囔,无意的撅起了嘴,这对晴明来说简直杀伤力爆表。晴明觉得他好像被长着翅膀的光屁股小人射了一箭,他肯定:他陷下去了,陷到坑里了。

  当然,还是要留下一个好印象的。“真是抱歉,我是晴明,是一名作家,在家工作,也不会对安静的环境有什么高要求,所以你尽管随意,不用担心吵到我,”晴明挑起了一个微笑,“为了表示我的欢迎,可不可以请源先生赏脸,来我家坐一坐,喝杯茶呢。”

  博雅舒了口气,笑了出来:“谢谢晴明先生。”

  晴明再次觉得:眼前的人一定要把到手。

  距离第一次的会面已经有三周了。晴明成功的从他那不设防的可爱邻居嘴里套出最喜欢的食物,喜欢的音乐类型,生日等等,他甚至被允许了直呼他可爱邻居的名字。翻着手机里偷拍的照片,晴明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诶呀,看起来我们不食人间烟火的晴明也陷入了恋爱呀”编辑部的大姐大八百比丘尼笑吟吟的走了过来,调侃:“这可不得了啊,是哪位美人让我们一贯视情爱为无用的晴明仙人发出了愚蠢而又甜蜜的叹息啊。”

  趁晴明打招呼的时候八百比丘尼抢走了晴明手中的手机,看到照片中的人眯起了眼:“阿拉,这不是博雅吗。”

  晴明赶紧取回了自己的手机,怀疑地:“你认识?”

  八百比丘尼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那可是神乐的哥哥哦,有时下班了会骑着哈雷来接神乐,你很少来编辑部嘛,自然不知道。”

  骑着哈雷的博雅,晴明舔了舔嘴角,在脑中开始勾勒这幅景象:那被牛仔裤包裹的长腿一个跨步,跨在座椅的两侧,为了御寒,他也许会穿上皮夹克,戴着头盔在公路上穿行。再说一次:辣透了。

  “神乐在哪,”晴明站了起来,挂着自信的微笑,“我想跟她说一下,关于周末,我把他哥哥约出去的事情。”


【晴博】起点与终点

12岁的源博雅考虑过死的问题。
   起因是因为博雅的发小大天狗。当时还是大人眼中的乖宝宝,同龄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的大天狗无意中翻看了一下作为风纪委员时收上来的违令书物,瞬间被书中的世界,书中的思想迷的五迷三道,并从此在中二这条路上越走越远。成天喊着要为大义献身。
   哦,顺便一提,那本把大天狗带上中二之路的书的作者,名叫黑晴明。
   当然,当时的博雅思考半天,也没能思考出来。被大天狗一闹,很快就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练习笛子去了。
   直到上了大学。当时博雅因为优异的成绩被保送到东京大学。博雅在参观学校时撞到了正在树荫下乘凉的大他两届的安倍晴明。
  第一次见面十分不愉快。安倍晴明甫一见面就开始调戏博雅,各种咒啊,鬼神怪力啊,把博雅弄的十分头疼,甚至还一本正经的说出我要把月亮送给你的话。
  就算博雅再怎么迟钝,也知道夏目漱石的“今晚月色真美”。空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红晕从脖子开始向脸上蔓延,耳尖也红红的,看起来十分可人。
  后来熟悉了以后博雅也识得了这只老狐狸的恶劣真面目。晴明笑笑:当时博雅脸上写满了好奇,看起来好像小兔子一样,没忍住就调笑了几句,哪想到博雅那么容易害羞。
  博雅撅着嘴,每次晴明调笑他时都会无意识的这样撅嘴,只是嘟嘟囔囔:你又戏弄我了。
  此时晴明就会大笑起来,完全没有平时学校里流传的那个“高冷男神”的形象。若是不知情的人路过,必定会不敢相信。止住笑意后,晴明把博雅掉下来的碎发捋到耳后:那是因为你是个好汉子啊,博雅。
  晴明毕业那年向博雅表白了,用的是当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句把月亮送给你。博雅倒也开了窍,点了点头算是同意。没有惊喜也没有浪漫,博雅倒是挺开心,即使成为了恋人他们的相处方式也不曾变过,一定要说的话只不过是比以前更珍惜对方。
  后来博雅从学校宿舍搬了出来,跟晴明一起合租。因为博雅还没毕业,所以房租是晴明付七成,博雅付三成。两个人互相做家务,博雅是富贵家的孩子没做过饭,晴明也只会做油豆腐,两个人今天被热油烫了,明天把汤熬干了,跌跌撞撞倒是都学会了,一个人晚归时另一个人就主动承担起做饭的责任。有时博雅凌晨一点还在奋斗论文,晴明第二天又要上班,就在床前留下一盏灯;周日两个人都有时间,约着一起去看场电影,逛个商场。有时情不自禁接 吻,吻 着吻 着就吻 到了床 上。博雅作为承受方倒是舒坦自在,因为晴明的攻势总是极尽温柔,望着晴明那双深邃的眼睛,博雅总觉得会沉溺在其中。
  博雅27岁时被父母知道了跟一个男人在交往的事情,博雅的父亲大发雷霆,勒令博雅和晴明断了关系。博雅沉默着,给父亲跪下,只是说了一句“孩子不孝”。当天晚上性 事后博雅迷迷糊糊,在睡着之前很轻的说了一句:晴明,我们私奔好不好。当时晴明在亲 吻博雅的腰窝。听到这话顿了一下,然后在快要睡着的博雅耳边说:好,你去哪我都陪你。
  第二天晴明把工作辞了,房子退了。两人用手里的那点积蓄走了不同的城市。说是私奔倒更像度蜜月,两个人在一起,哪怕不说话,周围的空气也是甜的。
  后来他们在一个小城市安顿了下来。城镇以温泉出名,两个人经常一起泡露天温泉。黄昏时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在温泉里放松身体,舒缓被工作折磨了一天的心灵。从国家大事儿聊到工作上的小事儿,倒也不会厌倦。
  32岁那年晴明带了个小盒子回家。里面是一对戒指。两个大男人也不需要什么花里胡哨的,款式简单朴素,只是在里面有着两人的名字缩写。两人给彼此带了戒指,这就算是结了婚。谁也没想过去国外登记,两人的感情也不需要那一张纸证明。
  45岁那年,晴明陪博雅回了老家。这么多年来,父亲倒也没有发火,父子俩只是谈了谈工作上的事儿。时间让一切都变得没什么。
  博雅50岁那年,博雅的父亲突发疾病,还没送到医院就去了三途川。博雅一开始接到电话没什么实感,挂了电话好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啊,死亡就是这样了。从此以后,连想吵架都不会有人了。意识到这一点时,博雅扑在晴明身上,哭的不能自己。晴明只是一下一下的拍着博雅的后背,房子里只有哭声在回荡。
  葬礼是博雅主持的。当年源家小少爷出柜私奔的事儿闹的很大,许多来参加葬礼的人都用不同的目光打量着源博雅。源博雅也不打算理睬,只是攥紧了晴明的手。父亲生前最不愿看到,但现在他看不到了。
  多年没见的大天狗也来参加了葬礼。在博雅被求婚那年,大天狗放弃了追寻大义,和一个普通的姑娘结了婚。两人谈起往事,都唏嘘不已。
  从葬礼回来后,博雅把12岁那年的问题讲给了晴明听。晴明笑了起来:生也好,死也好,我觉得我这一生遇到了博雅,和博雅能相守这么久,我就觉得很知足了。博雅只是撅着嘴,假意打了晴明一下,然后去厨房做饭了。但是晴明可没忽略博雅耳尖的红色。看着博雅的背影,晴明叫了声“博雅”。博雅转过身,答应了一声。又问道:怎么了。晴明摇了摇头,只是想叫你一声。
  65岁那年,博雅突发脑溢血,半夜走了。在睡觉之前两人还商量着要去看樱花。晴明沉默了很久,只是把嘴唇附在了博雅的额头上。
  又过了一年,隔壁的住户在来送刚做好的糕点时发现晴明死在床上,表情安详,穿戴整齐,仿佛要去赶赴重要的约会。

#我果然还是喜欢这种老夫老妻相处日常的感觉。我想要一个这样的未来。
#如果你喜欢,可以留个言不~我喜欢说话。

鬼知道我第一次在乐乎发东西居然是表情包……
但是我真的太想分享这些了。
为什么视频总卡在一些奇奇怪怪的地方呢233